新四军数次营救飞虎队飞行员 美军感谢救助之恩   发布时间:2015-05-05 13:14:49

新四军数次营救飞虎队飞行员 美军感谢救助之恩

新四军数次营救飞虎队飞行员 美军感谢救助之恩

新四军第五师师长李先念(前排右4)与被营救的美军飞行员合影

新四军数次营救飞虎队飞行员 美军感谢救助之恩

李先念赠送给美国飞虎队员本尼达的戎装照

1944年,新四军第五师师长李先念(前排右4)与被营救的美军飞行员合影。

6月27日,记者在总政白石桥干管局第三干休所拜访原基建工程兵政治部主任夏夔的遗孀张菊生。老人家里有一张原国家主席李先念任新四军第五师师长的戎装照。1944年11月21日,李先念将这张自己签名的戎装照赠送给被中国军民营救的美国飞虎队员本尼达中尉。当年,夏夔作为新四军第五师襄南指挥部秘书,参与救助美国飞虎队员莱威士和本尼达等人。时隔半个多世纪,本尼达将这张照片送给夏夔,夏夔夫妇视为珍宝,并将它转送给李先念夫人林佳楣。

指着这张照片,张菊生讲述了当年夏夔的难忘经历。

1944年5月6日,湖北省监利县周老咀村,农民和游击队员正忙着割草,从远处传来隆隆响声,一架美军飞机拖着黑烟坠落于湖中。飞行员莱威士跳伞,落到泥沼里。一群人赶到跟前一看,飞行员是个白种人。游击队的领导说:“他是美军的飞行员,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必须营救他。”大家帮莱威士从泥沼里拔出腿来,他显得有些紧张。

游击队领导考虑周老咀村离日军占领区很近,遂用小木船把飞行员送到新四军襄南指挥部。到达指挥部后,因语言不通,莱威士很茫然。指挥部秘书夏夔用英语告诉他请坐,使他感到轻松。接着问他:“你好吗?你叫什么名字?”他答:“我还好,我的名字叫莱威士,我属于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我驾驶一架P-40战斗机从湖南枝江机场起飞,护送一队轰炸机去轰炸日本的军事目标。当我完成任务返航途中,飞机被日本人击中,我的油箱被损坏,因此我跳伞,被农民营救,我很感谢他们。”夏夔告诉他:“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毛泽东、朱德是我们的领导,我们是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我们是你的朋友。”他看着夏夔的臂章激动地说:“你们是新四军呀!”这是夏夔从莱威士那里第一次听到我们军队的英文名字。

为保障莱威士的安全,襄南指挥部转移至一个更偏远的山区,并加强侦察以防日军突然袭击。夏夔陪莱威士住在一个农民家里,待了一周。那里没有商店,没有娱乐,为了保密甚至连外出散步也受限制,夏夔和莱威士只能用简单的英语加上手势进行交流,但他们有着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共同目标,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周后,莱威士要返回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走之前,他交给夏夔一封信,以便再碰到遇袭的其他飞行员能够获救。果然,几天后襄南指挥部营救了美国飞行员戈瑞格,接着又营救了美国飞行员本尼达。夏夔出示这封信给他们时,他们两人都很激动,并连连夸奖莱威士考虑得周到。这些美国飞虎队员均得到了新四军的精心照顾。本尼达还得到李先念的亲切关心,伤愈后返回飞虎队时,李先念特意赠送他一把手枪和一张自己的签名照片作为纪念。并托他给飞虎队长陈纳德将军带去一把从一个日军将军手里缴获的军刀。

可惜的是,莱威士写给夏夔的这封信在后来一次激战中丢失。

2002年5月,本尼达来中国时,专门到北京与夏夔见了面。他告诉夏夔,莱威士还健在。本尼达2010年曾携家人来中国,由夏夔精通英语的夫人张菊生为他担任翻译。本尼达去世前,将珍藏半个多世纪的李先念的戎装照送给夏夔,感谢中国人民对他的救助之恩。

张菊生和夏夔1939年在湖北松滋简师附中是同学,1940年先后加入共产党,她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2006年5月,她将夏夔收集的抗战时期中国军民在敌后营救美军飞行员的相关资料,编译成《营救美国飞行员》自费出版,为后人留下极其珍贵的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

7月7日,是中华民族全面抗战77周年纪念日。张菊生老人感慨地说: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啊!我们要格外珍惜。(周宏美本报记者卜金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