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反腐相声演员苗阜:写到这种程度已尽力   发布时间:2015-04-19 12:29:33

春节反腐相声演员苗阜:写到这种程度已尽力 苗阜 苗阜

  春晚观察·专访相声演员苗阜:如果再不说讲理的相声很多人以为相声就是段子了来源:新文化报 - 新文化网

  相声这个东西啊,一定它是相声,这些年好像相声已经变味了,就是段子的拼凑。

  在刚刚过去的羊年春晚中,来自陕西的相声演员苗阜和王声参与创作并表演的反腐题材相声《这不是我的》备受观众喜爱,作品不但诙谐幽默,还直指贪官收受贿赂的丑恶嘴脸。春晚的舞台鲜有如此尺度的作品,这一节目的播出立即引发全民热议。日前,苗阜接受了新文化等几家主流媒体的微信专访,他向记者透露,原来《这不是我的》只是删节版的作品,还有完整版将在近期与大家见面,同时他也与记者谈起了他理解的相声艺术。

  “离我们生活这么远的一个题材,写到这种程度已尽力”

  苗阜和王声火于去年北京卫视的春晚,两人表演《满腹经纶》一夜成名。今年是两人首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一不小心还压了个轴。回忆起相声《这不是我的》走过的历程,苗阜感触颇多。

  记者:您赞同反腐相声这种提法吗?有观点认为相声本就是具备讽刺功能,没有道理加个反腐的前缀,您怎么看?

  苗阜: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所以说众口难调,我们面对十几亿的观众,谁知道大家都有什么样的看法。我们作为相声演员,太多的没有,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为相声负责,我说的最起码得是个相声。

  记者:对春晚节目的效果满意吗?

  苗阜:可以说,今年春晚的作品我更满意完整版的,我们准备了两个版本,一个是《这不是我的》,另一个是《你开玩笑呢》。我相对而言从讽刺力度来说更喜欢《你开玩笑呢》,但我仔细思考了也不太适合春晚舞台,毕竟这是个阖家欢乐的时刻,这个作品稍微有点过于犀利。

  记者:这个《你开玩笑呢》是个怎样的故事,以后会在别的场合呈现吗?

  苗阜:《你开玩笑呢》这个作品是讲了一个文工团的团长上任之后的故事,因为我是搞文艺的,所以从我本身找人物,这个作品里很多我都用了真实的案例,那个人物也更加犀利,完整版我会在年后我的巡演中展现的。

  记者:在《这不是我的》中,借鉴《你开玩笑呢》的包袱了吗?

  苗阜:当然我也把《你开玩笑呢》中还能用的包袱,摘到了《这不是我的》里面,但不是很多,因为这两个不是一个路子。

  记者:这次您等于是完成了一个命题作文。对于艺术作品的“定制”,您怎么看?

  苗阜:我们只是接受了任务之后写的相声,具体别人给我们扣了一个什么主题,可能是更多部门的事。但是我对整体的作品从结构、人物性格来说,还是较为满意的。它不光是一个命题作文,很多年了我更觉得是我们很少在春晚舞台上看到一个人物性格比较真实、合理的作品,它虽然是个起步,但我希望把它做好,以后我们会拿出更好的作品出来。

  记者:这部春晚作品,改了多少稿?

  苗阜:还没演呢就给我们加了一个很大的框架,改稿就已经不计其数了,每天都在改,包括上台之前都在改。就这个作品来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从结构到人物、节奏,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了。我本身就是个相声演员,大家也知道我是个演员,让大家迅速接受我是个贪官,而且还不反感,已经很不容易了。

  记者: 说说这部作品的创作灵感吧。

  苗阜:创作灵感没法说,因为这不是基于我们灵感来的,毕竟离我们生活太远了,我又不是贪官,也没打算当贪官,主要也没机会当贪官(笑),离我们生活这么远的一个题材,我们能写到这种程度我觉得我们已经是尽力了。

  记者:元宵晚会您会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苗阜:元宵晚会我希望能说一个更轻松的吧,这两天正在选择作品,我也累了几个月了,这几天在外面旅游,我也放空放空,没有更多地想,回到西安后会进入到挑选作品的阶段。

  “我宁愿牺牲包袱,去保证整个相声的完整性”

  1982年出生的苗阜,快板师承陕西曲艺名家白海臣,相声师承曲艺名家郑小山。2007年创立青曲社,以“中兴西北相声”为己任,常年坚持在剧场表演相声。谈起相声产业,苗阜一直坚持要对得起祖辈的教导。

  记者:相声作为传统曲艺形式,走到今天,您觉得已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苗阜:相声这个东西啊,一定它是相声,这些年好像相声已经变味了,就是段子的拼凑。我觉得相声必须有一个典型的人物,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结构,必须有一个逻辑性非常紧密的整体的方式,我宁愿牺牲包袱,去保证整个相声的完整性。

  记者:现在的语言类节目,尤其是相声创作,网络段子被大量借用,你们怎么看?

  苗阜:其实相声啊,真不是硬胳肢人,它真的是一个幽默的东西,我昨晚做梦都在梦硬和软的界限的问题呢,什么叫相声人特有的幽默,如果我拿网上的段子来拼凑效果也许会比这好得多。现在网上出现了很多声音,非得说我必须在舞台上站着骂大街贪官怎么怎么的,那才是好的吗?这个段子我们从创作之初,就希望这个人物是真实的可信的。

  记者:你们主要的创作灵感或方式从哪里来?

  苗阜: 世上有很多话都是没办法和别人说的,真是跟蟑螂聊一聊,聊完了踩死,这样的事其实在生活中太多了,这样的词我觉得也是比较生活的。

  记者:今年出了好几个作品,自己最满意哪个?

  苗阜:我总说一句话,我最满意的永远是下一次。我坚持说相声,不说段子,要对得起祖辈的谆谆教导。

  “并不是我一说,你一乐就是相声了”

  一夜成名,多栖发展,仿佛成了现在艺人的发展规律,对于很多相声演员来说,涉足不同领域也已屡见不鲜,当记者问到苗阜这方面的想法时,80后的他也表现得十分随遇而安。

  记者:出名之后,是否会向影视剧方面发展?

  苗阜:我的梦还是相声,影视剧的拍摄呢,因为现在有青曲文化公司,相声是这个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有包括影视等其他文化产业都是公司的运营方向。我们希望共同推广陕西文化,不管用什么形式,但是我还是说相声,如果哪天高兴了去哪个影视剧客串一下,也没准。但我觉得相声是我的主业,玩一玩也是不为过的,就像你们玩累了去唱唱歌,踢球踢累了唱唱歌,都是能理解的。

  记者:相声帅卖怪坏,您觉得自己是哪一类?

  苗阜:帅卖怪坏是不同的风格,每种风格我都愿意去尝试,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大的空间。我也说不清我是哪一种,可能都有吧,我更觉得我们是腐萌贱呆,我觉得也是一句玩笑,说明了现代人的审美方向。

  记者:春节期间,您一共收到多少家卫视的邀请?去了几家?

  苗阜:今年一共收到了30多家卫视的邀请,但基本都被我推掉了,最后录制的是六家。

  记者:是不是您觉得上的卫视越多就代表越成功?

  苗阜:真的不想参加这么多,但实在是有很多原因没办法推,尽管我已经推了20多家了,而且我是真的希望在这样的社会当中,让大家静下心来仔细品一品相声。前些天,孙立生先生(作家、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写了篇文章,我看得热泪盈眶,我很感动,挺符合我们的初衷的。相声并不是我一说,你一乐就是相声了,这样的能耐我们有,我们常年演出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我首先得说讲理的相声,如果再不说讲理的相声,很多人以为相声就是段子了,我们对不起相声。

  记者:很多观众觉得您的相声独树一帜。

  苗阜: 可以看看别人的相声,我觉得我们的相声今年的包袱都是我们新写出来的,还比较满意。

  “在质疑之下应该做出更好的作品”

  今年春晚,很多观众对语言类节目提出质疑,有人反驳、有人沉默,而苗阜却很高兴,他认为受到质疑是受关注的表现。

  记者:贾玲的作品“笑果”很好,这次却被质疑性别歧视,那么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幽默作品才是好作品?你怎么去把握这个度呢?

  苗阜:众口难调,包括贾玲、冯巩的作品都会有质疑,对我们的质疑也有很多。有质疑是正确的,说明有人关注,在质疑之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做出更好的作品。

  记者:是否关注网友和观众对节目的反馈?如何看待诸如“不痛不痒,不够深入”等评论?

  苗阜:怎么叫不疼不痒,怎么叫刮骨疗伤?这个不好界定,如果站在春晚上骂街可能大家看着过瘾,但面对十几亿的人怎么办?工农商学兵什么人都有,站的角度不同,怎么样去平衡他们的心态?我看到有一张报纸说,你把贪官的名字念一分钟都比这可乐,好我念了,可乐吗?也可能这是一种挑衅的表现,真的没意思。我一直说一句话,名满天下,谤亦随之,我真的觉得问心无愧。

  记者:刚才说了你也是看着春晚长大的,历届春晚有没有哪个节目是你记忆犹新或者说最喜欢的?

  苗阜:我特别喜欢赵本山的作品,很自然很流畅。

  记者:您作品的风格会一直坚持下去吗?

  苗阜:我希望用时间去检验作品,很多真正的作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新文化记者 郭艳东

(原标题:如果再不说讲理的相声很多人以为相声就是段子了)

编辑:SN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