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大结局 五问主创挖内幕   发布时间:2015-12-03 10:45:10

《琅琊榜》大结局 五问主创挖内幕

  导语:收视率占据每晚黄金时段榜首、网络播放逼近4亿次、豆瓣评分达到9.2、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剧情的解构……要说《琅琊榜》是2015年度的好剧,可能会有人反对,但要说《琅琊榜》火,可能几乎没人反对。

琅琊榜琅琊榜

  昨晚,《琅琊榜》播出了大结局,留白式的结尾也让不少观众意犹未尽,是否有续集也成了观众关注的重点。一个好消息是,《琅琊榜》的制作人侯鸿亮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琅琊榜》的续集一定会有,它可能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琅琊榜》这部小说的原作者兼剧版编剧海宴一直是“神秘的存在”。从仅有的资料来看,海宴是成都人,创作《琅琊榜》时还是成都一家房产公司的普 通员工。在《琅琊榜》开播前,海宴曾回到成都参加点映会。在点映会结束后,海宴婉拒了采访,很快就离开了现场,甚至连照片都没能拍到一张。成都商报记者在 《琅琊榜》播出期间也多次联系采访海宴,依然被婉拒。

  在关于《琅琊榜》仅有的一次采访中,海宴透露,《琅琊榜》从剧本的创作到完成初稿,整整耗时六个月,而在筹拍过程中,她又不断修改。海宴称,为 了保留原著精髓,“故事的构架、人物的设定和剧情的走向没有大的更改。我会删减一些支线,同时对主线有所填充,大家最关心的梅长苏的结局依然保留。我想, 按我个人的标准,与原小说相比,还原度至少有80%以上。”

  成都商报记者发现,海宴还是成都商报官方微博的粉丝,多次在个人微博转载成都商报官微的文章。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四川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张庆宁,她也是最新版《琅琊榜》的责编。张庆宁介绍,海宴大概30多岁,两人见过几次面,感觉她 是一个活泼有想法的作者,“她是个很有想法,充满智慧的女孩。”张庆宁笑着回忆,海宴确实很低调,《琅琊榜》出版后,曾多次邀请她参加签售会,但都被婉 拒,而她也明确表示,不愿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在张庆宁看来,海宴的低调在如今浮躁的社会实属难得,“就让她保持这份神秘感吧,让作品和读者见面。”

  成都商报记者 邱峻峰 实习生 陈椰琳

  5问主创 挖内幕

  

  如果能重来,你想改什么?

  李雪(导演):情感线索,霓凰作为女一号,她和梅长苏从不认识到相认,再到发展起来,我感觉好像不够“尽情”,我老说这个词叫“尽情”,不是那么让人满足。我都不满足了,我估计观众也觉得好像没有那么……

  侯鸿亮(制片人):其实在前几集,我们在后期时剪掉了很多循序渐进的线索,所以大家看前几集会觉得特别快、线索特别分散。

   2

  收视率开局不利的原因是什么?

  侯鸿亮:说实话,目前这个市场,收视率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标准了。现在网络单日点击都几个亿了,但是收视率的增长反而并没有那么高。但不管怎么 样,我觉得这已经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部戏,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当然我也会看收视率,收视率低我心里也会不舒服,但这是一个市场的综合的事儿。

  

  靖王养了一只狼,在梅长苏与靖王的相认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它的戏为什么没有了?

  李雪:当时从剧本的结构上考虑,那场戏是拍了,但是拍的效果不太好,而且这点东西掺杂在里面,我们个人感觉对主要线索作用不大,作为一个单独的辅线也成立不起来,所以后期剪辑的时候都删掉了。

  侯鸿亮:其实最主要的是我们做不到用真正的狼(笑)。既然做不到最好,干脆还不如不做。

  

  很多观众反映配角的颜值太低了,另外男主演都很帅,但是女演员却很多不尽如人意,你同意观众的评价吗?

  侯鸿亮:的确有时候还是要把力量用在刀刃上,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能够顾及到,还是那个话,就是求一个最大公约数。而且这个戏的重点还是在男人,并不是完全在男女之情上。

  

  听说导演在片场很严厉,胡歌[微博]还被罚过钱?

  李雪:胡歌在《琅琊榜》被罚过一次,其实也不是我罚他,是他自找的。有一天下午,准备开饭了,但他晚上有一段戏的词特别难背,他就在旁边背。我 经过他身边说:哎呀,不好背啊,这段词。他抬头看我一眼:不怕,拿下。我说真的假的?错一次罚一百,敢吗?他说可以啊,没问题!等吃完晚饭拍那段戏的时 候,我就静静地看着他,NG一次,我就在对讲机里喊,100;NG两次,200。等他收工的时候,很自觉地拿出来600块钱(笑)。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